促进节能减排

2018-10-09 02:35

据悉,民航空管部门在制定相关航路航线网络规划中,利用该思路提出了许多优化航路航线的具体方案,在确保安全的基础上,包括我国东北至新疆等地之间、呼和浩特和海拉尔之间都能推广实施,将极大地缩短空中飞行时间。此外,此举若能进一步得到推广,俄罗斯远东地区至欧洲的部分航班也可以过境我国东北,从而节省大量飞行时间,空域使用将在一定程度上打破国家边界限制,对于增强我国民航的国际影响力有很大益处,同时也能为我国增加一定的航路费用。

“民航业的发展和社会公众对空中出行的强烈需求,要求民航空管部门主动创新发展思路,在确保飞行安全的基础上,将更多精力放在‘提升服务’方面。”民航局空管局相关负责人表示。

此外,我国航路航线存在普度弯曲、技术等级较低、开放程度不高等问题。从航路航线效率方面看,我国航路航线非直线系数(弯曲程度)较高,约为1.11,而欧美均低于1.05,导致航班无法以较理想的直线飞行,不仅增加了航空公司的运行成本,加大了空管的指挥保障难度,而且使pbn“截弯取直”技术优势也无法充分发挥。

“安全是基础,服务是使命”。“在未来,我们将在继续做好空管安全工作的基础上,加强军民航协调,努力实现共赢,为民航发展、社会公众出行提供更好的服务。”民航局空管局相关负责人表示。

统计数据显示,2005年-2015年10年间,民航空中交通需求量年均增长约为12%,而航路航线里程增长年均3%左右,特别是飞行繁忙地区的民航可用航路航线资源增长更为缓慢,存在着主要繁忙交通流之间缺乏大通行能力的空中交通通道、绝大多数主要繁忙机场终端区可用空域资源严重不足等问题。2015年,全国50%以上区域管制扇区为繁忙扇区,有近20个扇区小时高峰流量超过容量80%,部分航路点、航路段流量高位运行,超过正常容量,也远超过欧美同类指标。这些关键节点的拥堵是造成空域拥堵,制约容量增加和效率提高的关键原因。

如何更科学地优化空中路网,不仅关系着航班飞行时间,更对航班运行安全、正常,甚至整个民航发展品质有着极大的影响。今年2月,在有关部门的支持下,民航空管部门再出新招——在北京、呼和浩特往返满洲里的国内航线上,通过跨越他国领空,实现了空中距离缩短159公里、飞行时间减少12分钟。这是民航空管部门主动服务民航发展、真情服务社会公众的重要举措之一。民航局空管局相关负责人表示,将在保证飞行安全的基础上,进一步提升服务品质。

在发展过程中,民航空管部门一方面行开创之举;另一方面在空域资源使用上精打细算,充分利用“加减乘除”,整合好现有空域资源,解决供需不平衡的问题。

在此情况下,如果能飞越一段蒙古国领空,那么就能避免这一段空中绕行。2015年,满洲里机场委托中国民航大学进行航线优化分析并形成初步设计报告。民航空管部门会同有关单位提出了航路经由蒙古国上空截弯取直的优化构想。

正是看到了瓶颈制约问题,民航空管部门在充分协调有关部门的基础上,着力全方位优化民航空域,提出了“东部扩展、西部延伸、南部分流、北部拉直、中部疏通”的想法。近年的东南沿海海上飞行航线的使用,京昆、广兰和京广大通道,海南、深圳等地区空域优化等都体现了上述发展思路。而此次开通的北京—满洲里跨国国内航线以及规划中的满洲里—呼和浩特往返航线、东北—新疆跨国直飞航线、呼和浩特—海拉尔直飞航线、俄罗斯远东过境我国东北飞欧洲航线等正是“北部拉直”的直接体现。据空域管理中心专家介绍,航班运行根据交通流功能性需求而非边界限制规划航路航线在航空发达国家都是主流实践,都取得了较好的成效,我国首次实施跨国国内航路运行也标志着我国空域运行实践与国际实践的接轨。

经多方协调,该想法终于成为现实。“航路优化后,旅客出行将更便利,满洲里市与我国西北、西南和华南等旅游客源地城市拥有了便捷的空中通道,将增强满洲里的旅游核心竞争力,吸引更多的游客从满洲里进出。”满洲里西郊机场总经理刘静表示。目前,北京—满洲里航班每天2班,呼和浩特—满洲里每天1班。

内蒙古满洲里西邻蒙古国,北与俄罗斯接壤。北京、呼和浩特是满洲里机场国内主要的客源地。

除了对满洲里地区的直接意义外,业内专家表示,此举还将降低航空公司运行成本,促进节能减排,为社会公众提供更便捷的空中之旅,为日后更多航线采取此种方式运行提供了范本。

针对民航运行的长距离、不间断运行特点,民航空管部门在优化空域网络结构,提高连通性的基础上,为航班流运行提供更多选择,实现交通流在空域网络中的有序流动,形成衔接有序、动态灵活的网络体系,充分发挥空域网络的网络效应和乘数效应;同时,运用“除法”思维,在总量空域资源不变的情况下,充分挖掘现有空域资源潜力,重点挖掘现有部分相对空闲资源的容量潜力,针对空域网络存在的干支线、东西部发展不均衡等特点,通过优化空域网络结构,争取实现飞行流量在一定程度上的均衡分布目标,对流量在空间上进行“大挪移”“大搬家”,有效增加现有空域资源容量。

(《中国民航报》,

在现有空域管理体制条件下,民航局空管局积极协调军方释放部分空域资源,增加民航可用资源总量,并将来之不易的资源“增量”用在关键的“刀刃上”,重点放在打通“断头路”和“瓶颈路”方面,解决影响路网连通的“最后一公里”和“肠梗阻”问题。“例如,前期实施的京昆、广兰等大通道建设都是通过争取部分增量空域资源,有效地对现有资源进行整合,从而收到了‘争取一线、连通一片、激活一面’的效果”,有效实现了资源能力的提高。在此基础上,民航空管部门还针对具体空域情况及运行特点,将部分空域资源交还给军方,通过这种“有取有舍、有退有进”的军民航资源置换和组合优化,促进军民航空域管理和资源使用的合作共赢。

“我们通过做好‘加法’,着力新辟航线,争取做大资源总量;做好‘减法’,实施资源置换,促进军民共赢;做好‘乘法’,开展网络优化,发挥网络效应;做好‘除法’,利用好闲置资源,挖掘存量资源潜力。”民航局空管局相关负责人介绍。

“由于地理位置的原因,从北京和呼和浩特进出满洲里的空中航路需要沿着国内航线飞行,避开外国空域,相当于绕一个大弯,导致飞行时间长,飞行成本高,机票价格高,影响了满洲里市航空和旅游的快速发展。”满洲里西郊机场董事长王建祝介绍。

目前,随着民航业的发展、航班量的增长,空域资源不足对民航空管甚至整个民航发展的“瓶颈”制约问题越来越明显。

据介绍,在此次航路截弯直飞的基础上,民航空管部门将继续协调,争取进一步缩短两地间的空中飞行距离和飞行时间。

1荐闻榜